IMG-LOGO

閱讀人文 走讀土地 筆書生命

西屯區至善國中廖玉枝校長 12/29/2015 1076 點閱

  說到旅行這件事,大概很少有人不喜歡。無論是輕車簡從的輕旅行或是生命裡意義深遠的壯遊,都有著一定的烙印與軌跡,探見生命氣質的任意門。

  我喜歡逛書店,在不同的人生階段,關心的主題或有差異,但是旅行書寫總會吸引我的目光,而多流連駐足一番。也許,源自於內心對生命的探索與好奇,而此生有限,地平線的彼端無垠,對世界的理解永遠無法完成,於是閱讀與旅行就一路相伴,沿著這軸線,開展出寬度,也縱深出厚度。

  在今日時空,透過圖文與網路工具,旅行書寫儼然成了全民運動。在網路書店的暢銷書及實體書局的架面上,總有幾本書寫旅行的新品。近年來的書寫,從旅遊風光景物的圖文共賞到生活器物探究;從歷史文化到人文風華的細細刻畫,更不乏生命情懷追憶與時空的對話,細細品味,還能嚐到隱藏著人生的鑿痕與激盪的滋味。

  詹宏志在旅行與讀書中談到,我們誕生之際時空已定,這個人生也就跟著「註定」,還有什麼方式能讓我們擴大實體世界與抽象世界的參與,在我看起來,也許只有「旅行」與「讀書」能讓我們擁有超過一個「人生」。旅行與讀書是一本一張照片也沒有的旅行書,書中十場旅行,沒有路線導覽與任何可供複製的行程,卻有著一整路在異地旅途中的碰撞與思考,在市面上諸多圖文並茂的旅遊書中,這本純粹訴諸文字的旅行文學,訊息稠密的字裡行間卻又留了許多空間,讓閱讀者隨時能立刻參與這趟旅程與想像,在面對著一個我們永遠無法全然理解的世界,觀看天涯與咫尺的世界與自己。

  謝哲青愛好旅行也是有名的,異國的一個小器物,他都可以說出一個飽含歷史感又精彩引人的故事。他說:年少時,我對旅行的想像,是一種莫以名之的執著與追尋,踏出家門,是為了尋找意在言外的「氛圍」。我想,這「意在言外」用的不是肉眼而是心眼,是性靈之眼。對謝哲青來說,旅行是一個讓他持續追走的足跡,其中底蘊,是構築在深刻閱讀的土壤上。

  每一次的出走,都是一段偷來的時間,在日常生活的進行曲中加入一小段的變奏,讓自己可以喘息,轉換的旋轉門,在持續追走的足跡中,重新遇見自己,回觀自己,無需懷抱過多憧憬出門,因為一切在旅程中的不期而遇,都是「一朝一會」的獨一無二。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園序〉中直言: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人生是個旅程,無論是輕旅行或是大山大海的壯遊,在每一瞬剎那間,都是在照見自己,都是唯一一個只屬於自己的旅行與人生。

  旅行不僅在面對自己,有時候也是想念回憶另一個人的方式。知名作家與美食家韓良露在今年春天驟逝,她的夫婿朱全斌教授整理出家中未完成出書的手稿,完成了露水京都的旅行書,獻給已逝的愛妻,書寫旅遊在這裡成了一種讓愛延續與思念的方式。朱教授寫著:

「妳與京都跟我的緣分正好都是三十年,古都讓妳著迷的千年繁華好比妳留下我倆相知相守的記憶。美好的緣會和生命短暫如晨間的朝露,如夢似幻,但露珠上映現的人影、樹影和花影,將會永隨我身、永存我心。」日本京都本是韓良露尋找日本歷史文化與三十年魂牽夢縈的處所,在她離去人間後,也成了其夫婿再次尋找記憶與默默想念她的地方,旅行的意義連結了共同生命印記。

  在無垠的時空旅程中,每一個相遇都是「一朝一會」,都是照見自我持續追走足跡。生有涯,知無涯,於是我們一直走在「旅行」與「閱讀」的路上,這樣也許可以稍稍滿足超過了只活一個「人生」的想像與渴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