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大智國小的一天~阿智的修煉

東區大智國小聶台璋校長 01/27/2014 2245 點閱

大智國小的一天 ─ 阿智的修煉                     阿智

 

我就讀大智國小六年級,老師出作文,要寫「大智國小的一天」,順便為大家介紹我們的學校。

大智國小位置在台中火車站後站附近。媽媽說:「這邊房價長期低迷,人口越來越少,學生減少到最盛時期的四分之ㄧ。」媽媽是大智國小畢業,一講起歷史來,怎麼像老人家般「細細唸」。

爸爸卻有另一番看法:「鐵路高架化之後,大智路直通台中火車站新站前,後站區的房地產將有不少上漲空間,叫妳那些朋友快來投資。」

房價高低,關我屁事。又不會讓我多去一次新時代廣場的麥當勞,還是趕快上學,免得遲到被老師罵。

 

不可以遲到

讀大智國小的學生很可憐。早上8:00前,一定要到學校。學務處李主任會在校門口「抓」遲到的同學,細問遲到的原因,叮嚀不要再遲到。

有一次,媽媽載我來,主任逮住我遲到,又嘮叨一次,我覺得囉嗦。晚上回家後,媽媽說:「有主任嘮叨也不錯,看你還會不會晚起。」

我答說:「還不是妳自己晚起,沒叫我起床!」

媽媽生氣了:「這也怪我,都叫了兩三次,是你自己賴床。」

奇怪呢!明明今天早上只叫我一次,還說兩三次。

算了!還是乖乖早起上學吧!

 

耐力跑

 小弟我身高160公分,體重70公斤,自認身材魁梧、虎背熊腰。卻偏偏有人說我「過重」,該參加「減重班」。我想,那是那些弱不禁風、體弱多病的瘦子妒羨我們「壯漢」的酸話。

沒想到「三隻耳朵」的校長要全校學生耐力跑,每年校運時還要檢測,規定時間內跑完的人,才要頒給獎牌。沒通過的,以後還要補測。

誰稀罕那面獎牌,又不是金子做的。可大家都通過拿到獎牌,我一個人沒通過,還是滿丟臉的。可是也不用為了「丟臉」,犧牲我快樂上學的權益。你們想:「跑得喘呼呼,滿身大汗,多麼辛苦呀!」我阿智決不會為一塊獎牌折腰的,才不想去練習唷。

沒想到的是,級任「阿公老師」要全班每人每天早上都要跑五圈操場,還要那個神氣兮兮的阿美班長注意有沒有人偷懶。也罷,好男不與女鬥,認命吧!

開學剛轉來的「瘦猴」,空有一副俊俏臉蛋,每早到校,鼻水噴嚏齊來,一感冒就要請幾天假,聽說還去吊點滴。沒想到的是,跑了三個月,居然鼻水不流了。老師說:「瘦猴是溫室中的花朵。」,我想:「大概就是『欠操』的意思啦!」

至於我…,沒想到的是,在阿美班長每天凌厲加關懷的眼神中,「我居然登上了長城」。喔!開玩笑的,應該是「我居然在校運那天通過檢測,拿到獎牌。」

校運當晚日記中,我寫下「有志者事竟成」的成語。「阿公老師」批改時,給這句成語用紅筆圈起來,並評語曰:「善用成語」。沒想到的是還有下句「少吃速食, BMI降到正常,才算成功。」

「殺人不過頭點地」, 這太超過了!小跑怡情,跑個耐力跑沒關係。要我少吃薯條可樂,門都沒有。

 

能力精修指標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學校作文社團何老師說:「小孩子要表現純真的一面,作文不要用這麼多老氣的話。」但我更想說的是,「悲慘的童年,怎麼期望有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呢?」

通常,早上晨跑完,會進入「晨讀時間」。像我如此具有才華的文藝青年,自然是手不釋卷,終日不可無漫畫小說。

我們校長姓聶ㄋㄧㄝˋ,老師說他有三隻耳朵。一年級的同學真笨,跑去觀察校長,回去問老師:「校長的三隻耳朵在哪裡?」

「三隻耳朵」的校長對我們的父母親說:「『晨讀十分鐘』66次,即可養成閱讀習慣。」

但我實在搞不懂,10分鐘怎麼夠我看完一本書呢?又如,隔座的「西瓜」不愛看書,看10分鐘也不會讓他愛看書呀!

其實,「悲慘的童年」不是指「晨讀10分鐘」。不愛看書的同學在我阿智的精神感召下,也都漸漸愛看書了。我所謂「悲慘」,是指只有大智國小才有的「能力精修指標本」。

這本薄薄的指標本列了英語單字300字、閩南語俗諺200句、詩詞207首。「三隻耳朵」的校長說畢業前要全部背完,還要測驗,不及格的要補考,補考不過的,寒暑假要留下來重修。天哪!這還有天理嘛?

可是,媽媽說:「反正國小沒什麼升學壓力,打電腦看電視的時間少點,就可以背完呀!」

果然,「某個兒童偉人」說的沒錯:「大人們都是一個鼻孔出氣。」

 

小小美術館

我想:「西瓜」是不可能通過檢測的。「西瓜」功課不好,差一點就像「大雄」,要去藏「0分」的考卷。現實生活中是沒有多啦A夢來幫助「西瓜」完成心願的,那「西瓜」的人生將會如何悲慘呢?

可是,我看「西瓜」還是很快樂。「西瓜」掃地很認真,常見他幫助同學,還當選過「大智好兒童」。而且,「西瓜」很會畫畫、勞作,作品常被老師誇讚。

學校有一間「小小美術館」,常會輪流展出同學的美術作品。「西瓜」的作品總是那麼顯眼,吸引住參觀同學的目光,西瓜也總是意氣風發地看著自己的作品是那麼的搶眼。

 

語文競賽

每個少年都有煩惱,我也不例外。

隔壁班的「小華」,就是我的煩惱。不,應該說是我的白日夢。

美麗又有氣質的「小華」,一直是我夢寐以求的「靜香」。一張鵝蛋臉,雪白的皮膚,出塵脫俗的美。雖然我功課不怎麼好,但也不像「大雄」考0分;雖然我沒什麼才藝,但作文還寫的不錯,也得過獎;雖然沒有很瘦,但我覺得外型也還OK啦!

總有一天,會讓我追到「小華」的。雖然…,我只跟她說過3句話。

第一句話是三年級時,「妳鉛筆盒掉了!」。不過,她好像沒聽到。

第二句話是四年級時,「加油!」。大隊接力時,她跑過我的眼前。不過,她好像不知道是我對他喊的。

第三句話是五年級時,「這個洋娃娃幾塊錢?」。在跳蚤市場時,她的攤位前擺著跟她一樣可愛的洋娃娃。這一次,她終於有聽到,而且,有回話。

我的態度是如此的堅定,而且,好像也沒有別的男生在追「小華」。我想,總有一天,我會約小華出去的。

沒想到的是,小華居然變成全市知名人士。可能會有很多蒼蠅來黏著她。

「三隻耳朵」的校長說:「大智的語文競賽很厲害,選手出去都會得前三名」。結果,這次去台中市比賽的同學,居然五,六人都進入前三名,而小華居然得了全市朗讀第一名。那迷人的丰采,在校內升旗朝會演練時,不知擄獲了多少「少男」的心。我想,我的競爭者將會如過江之鯽的一樣多!

 

少年籃球隊V.S 作文班

「屋漏偏逢連夜雨」。想不到的是,大智籃球隊又連續奪得幾次全市第一名,中部也得第二名。籃球隊有許多酷酷的帥哥,我想競爭者會越來越強,威脅到我的白日夢。

所以,我只好將希望寄託在我擅長的作文上。

去年,作文班同學的比賽成績很搶眼。有個武漢兩岸國際作文比賽,連同剛畢業的校友,入圍得獎的有八九位。還有溫世仁作文比賽、聯合報作文比賽,都有不少同學得獎。

我想,下一個得大獎的,就是我了!而且,要那種獎金很多的,我就可以大聲的向「小華」同學說第四句話─

「我有獎金,我請你看電影,好不好?」

 

                       強健美少男           

結語:實在是不想太臭屁,老師說做人要謙虛,但這項榮譽不能不在此炫耀一下。

我們班是六年級大隊接力跑最快的班,因此代表大智去參加東區班際大隊接力,跑了第三名。

「阿公老師」說:「那是因為大智的學生體能好,而體能好的原因,是因為從三年前就開始要求每位學生經常耐力跑。」

「三隻耳朵」校長說:「要感謝阿公老師的教導,因為阿公老師很會教田徑。」

「瘦猴」的媽媽說:「要感謝學校要求學生晨跑,讓我家的瘦猴身體越來越好。」

我阿智說:「要感謝自己,因為下去跑的是我們小朋友。」

「西瓜」瘋了,居然說:「東區跑完,再來要去跑台中市賽,甚至再去爭全國賽,或去美國白宮跑給歐巴馬看。」

我想:「『西瓜』是看『志氣』、看『瑤瑤』看傻了。怎麼可能去白宮呢?要去,也是去總統府,握一下馬總統的手,我可不在乎什麼『死亡之握』,那是唬弄現在沒知識的年輕人。而我?我可是『文藝青年』阿智」

 

註:「阿公」老師並不是阿公,而是因為他叫「阿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