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同理心」運用在融合教育班級中的力量

南區和平國小賴淑青老師 02/27/2014 1371 點閱

        某天放學前,小陽光看到工友伯伯修理班上的錄影機,執意不肯放學,要帶工友伯伯到他家修理壞掉的馬桶。其他同學急於整隊放學,顯得非常不耐煩,衝突場面一觸即發。

        小媛:馬桶壞了,真的很麻煩,會很臭,你一定很不舒服…!

        小涵:是怎麼壞的?你一定氣死了…!

        小星:我爸爸會修理,我叫我爸爸去你家修理…。

        就在你一句我一句童言童語關心詢問中,小陽光感受到大家的瞭解,小陽光氣嘟嘟的臉蛋柔和了!

        老師:小陽光,大家都好擔心你沒有馬桶可以用,也都很想幫你解決,是不是明天全班一起幫你想辦法?小媛今天身體不舒服,你覺得她現在最想要什麼?

        小陽光:放學回家!

        小陽光在「同理心」溫暖的氛圍中,認同了他是班上的一份子。從訓導處必須為他開霸凌會議的頭痛人物,到現在可以在下課十分鐘和平和同學玩耍的陽光男孩。他改變了!

        上面的故事是我帶融合教育班級的經歷,其中小陽光是語言高功能亞斯伯格的特殊生,七歲的身體,住著十三歲的靈魂;另外班上也有一位特殊生小白雲是中度智能障礙,七歲的身體,住著三歲的靈魂。一年前的秋天,我和這兩位天使結緣了。

        剛開學的日子,上課中處理小陽光的挑釁,安撫教導小白雲的情緒、生活自理;下課時處理小陽光在校園中所闖的禍;放學後須不斷向其餘26 個學生家長溝通解釋。面對小陽光的火爆、小白雲嬰兒式的哭鬧,家長們的抱怨,我精疲力竭,備感挫折。我重新思考Rogers(1957)和Speroff(1953)所言的「同理心」。Rogers 認為「同理心是去感覺個案的世界仿彿是自己的」;Speroff 認為「同理心是一種能力,能將自己放在別人的位置、建立關係,並參與他的感受、反應及行為」。我嘗試將「同理心」的溝通技巧融入班級經營中。

        二百多個日子,我察覺到有些東西在幼小心靈中醞釀發酵,他們開始懂得互相關心,孩子的心變柔軟了!我更發現了一個現象,一般生要以同理心對待心智能力較弱的小白雲,非常容易做到,但是要一般生去以同理心來了解高心智能力的小陽光,卻不太容易。另外,引導小陽光以同理心對待他人,卻受限於他無法察言觀色、不會變通的思維而有困難;而小白雲的同理心表達也有困難,例如當他感受到同學難過或生氣,會以身體的碰觸「抱抱」取代言語表達,而這個動作又是目前教育環境所忌諱的。

        融合教育讓孩子在幼年時就遇到這些不同的人是一種福氣,藉此機會可學習感受別人的需求並漸漸培養出他的包容力與同理心。感謝這二個小男孩讓老師和全班同學學習到以「同理心」正面接納這個世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