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明日閱讀:明日主題學習的基礎》

太平區坪林國小鄭恩賜老師 03/31/2018 634 點閱

作者:陳德懷、 明日閱讀研究團隊

出版社: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推閱讀/反閱讀

    「我的小孩一點也不想看書,整天只想著打電玩、滑手機,真煩惱!」「你這還算正常,我的孩子更麻煩!我給他一本書,看了快一個月,結果問他裡面寫什麼,他說不知道、沒印象,你才知道『不會』看書比不看書更嚴重。」這樣的對話,常浮現在為人父母、師長的心裡與口中,但是,做為父母或家長的我們,這樣的期望或目標設定,究竟是富有教育意義的要求?還是恐怕只是反教育、反閱讀的迷思?閱讀教育的圖像應該是什麼?《明日閱讀》給了我們一個寬闊的方向,以及具體可操作的數門方法。

明日閱讀/閱讀的起點

    「明日閱讀」,是「明日學校」各項課程設計的其中一個環節,而「明日學校」的概念,則來自於杜威的一句話:「用昨日的方式教今日的學生,是剝奪他明日的機會。」撇開「明日學校」宏觀的遠景不談,《明日閱讀》本書最為人周知的就是簡稱MSSR的「身教式持續安靜閱讀」,我認為,雖然閱讀是為了明日,但這裡每一個字眼都試圖回到閱讀教育的最起點。

    我們倒著回來說明。

    「閱讀」(Reading),就我們自身的閱讀歷程著眼,閱讀的起因是因為喜歡師長所推薦的優良讀物,還是因為通俗文學的有趣新鮮,漸漸開啟我們閱讀的胃口?明日閱讀提醒我們,與其貿然的指示孩子哪些是必讀好書,不如讓他自己選擇、發現自己愛看的書。興趣,是任何學問的起點,閱讀當然也包含在內。家長與教師與其「指導」而掣肘,不如「陪伴」而放手。

    「安靜」(Silent),任何活動在尚未形成自動化與精熟之前,環境的影響都是相當重要的。眾聲喧嘩的狀態下,往往難以進入「閱讀區域」,而得到高峰經驗,家長與教師要做的不只是「提供」資源,更要「經營」環境。

    「持續」(Sustained),閱讀與進食相似,不在乎大魚大肉、也不宜暴飲暴食、一曝十寒,重要的是持之以恆的符合需求攝取。根據《明日閱讀》的行動研究,只要每天寧靜的閱讀十分鐘,不論是師長在校或是家長在家操作,大多在短時間內就能看見轉變,孩子們不只是安靜在閱讀中,甚至能享受閱讀、主動在其他時間自行閱讀。

    「身教」(Modeled),「愛與榜樣」是教育的重要核心,不只是希望孩子們跟著我們做,其實推動者的我們也同時獲益,進而在推廣閱讀中更具有說服力。我曾經與書中的案例有同樣的經驗:當我在圖書室逡巡找書許久時,班上孩子們也陸陸續續地出現起身找書、換書,徘徊來去;但是當我坐下進入閱讀時,自然而然地,很快地全班就進入了閱讀的狀況,孩子們找書的頻率和人數也降至極低。家長的身教比起教師更為重要,只要能形塑關機閱讀的情境,拿起書來陪在孩子身邊共同閱讀,我們會發現,孩子們通常會比俗務纏心的家長更快「入定」。

    MSSR與其說是推廣閱讀的新理念,不如是讓閱讀活動「固本培元」的養心丸。在凡事講究目標、效率、品質的現代社會,我們常常捨本逐末,忘記閱讀本來的面貌。唯有讓閱讀還原給閱讀,我們追求的價值才會隨之而來,也能使閱讀教育延續到永遠的「明日」。

讀書/聊書/薦書

    任何活動都需要趣味的支撐,趣味的來源有內在發動的、也有外在引起的,閱讀活動也是如此。身教式持續安靜閱讀,可以讓孩子獲得閱讀的習慣與效能,體會閱讀的內在樂趣,但若使閱讀增加實用性或交流性,那麼趣味就變得更多元、閱讀活動也變得更開放而具有更多的成長空間。「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明日閱讀》提出「聊書」、「薦書」活動的設計,可以讓孩子們在同儕之間,沒有壓力的接收更多不同層面的書籍資訊,也間接學習了如何拓展閱讀面向、深化閱讀層次,自然地跨越自己原本閱讀的藩籬。

主題閱讀/主題創作

    MSSR與薦書聊書,是為了博覽群書而設,為了引發閱讀的興趣、養成閱讀的習慣,屬於「興趣閱讀」,以內在陶冶為目的。與之相對,「知識閱讀」則是為了研究與延伸,以外在產出為目的。擁有了「興趣閱讀」的習慣,便能進一步試著「知識閱讀」,深化學習,並透過寫作來反饋自己,成為知識的產出者。

    這理念讓我想到蘇軾的「八面受敵」讀書法。他在〈又答王庠書〉中說:「書富如入海,百貨皆有之。人之精力,不能兼收並取,但得其所欲求者爾。故願學者,每次作一意求之。……他日學成,八面受敵,與涉獵者不可同日而語也。」意即讀書時設定主題,運用閱讀理解的種種策略,專一攻讀掌握,不只能有所得,日後亦有助於研究與應用。

    可惜的是,這在閱讀活動中屬於較高階的技巧運用,在中小學的國民教育階段,一方面迫於時間、課程壓力,一方面也囿於孩子的閱讀技巧尚未熟練,因此《明日閱讀》在這一部分尚未有案例分享,而操作方式也未能有更明確、具體的闡述。

終身書僮

    阿根廷詩人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雖然在近六十歲時失明,他卻在〈關於天賜的詩〉中說:「如果有天堂,那應是圖書館的模樣。」其實,每個人都能樂在閱讀,只是有時我們或孩子尚未體會;閱讀也是自我學習的最佳途徑,只是有時還沒找到方法。《明日閱讀》在文末提出「終身書僮」的概念,構築以數位軟、硬體打造終生伴讀的閱讀教育願景,這裡借用這一語詞,擴大解釋,期盼作為家長與師長的我們,也能是孩子的「終身書僮」。本校有幸,在校長的支持、教務主任的帶隊下,前往僑忠國小參加「明日閱讀研習」,進而閱讀本書,獲益良多,謹以此讀後心得為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