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看見天使的光環--梁舒靜老師

四張犁國中林美蘭老師 02/27/2019 633 點閱

  

  她,是一個擁有梁靜茹恬靜外表,但是說起話卻如黃小琥般直爽豪氣的人。

  她總是留著一頭清麗的高中生頭髮。大大的眼睛已經擄獲了學生的目光,冷酷的表情,在你不經意的碰觸下,立刻轉換成一張帶著酒窩的笑臉。

    她走進教室站在講桌前,告訴全班同學,導師的班規只有一條:不要做逾越本分的事」。接著,就如常的上起國文課來。她,就是該班的班級導師。

  這天,班上來了一位新生,戴著助聽器,擁有一張天使的臉孔。這位特殊的同學(化名為天使),因為不能解讀及理解別人的語意,只能讀別人的唇語,因此活在與同學、老師溝通困難的世界裡,這樣的世界是孤獨的,猶如一片落葉隨意地在寒夜裡冰冷飄著。

     因為無法正確地與人溝通,小天使透過飆罵髒話,批評班上弱勢同學長得醜等來壯大自己。專家學者兩次入班宣導,告訴班上孩子如何正確認識聽障生,並未帶來任何幫助。不知察言觀色的天使,總是成為別人的負面話題,不喜歡爸媽管教的青春狂飆期發作了,於是翹家、結交網友及加入外圍組織,家長的無力與擔憂轉為求助導師。

     她,不必是三頭六臂,不必是千手觀音,不必是佛心來著,緩慢的看完也是聽障身分的家長傳來的求救訊號。思考再三,若班上同學還是有耳語的,即使她張大嘴,提口氣,氣灌丹田,大吼一聲安靜,仍舊無法改變什麼,只會將班上歡樂氣氛瞬間跌落到谷底。

     作文課是天使唯一的心靈託寄,經營部落格的小文章,換來一千多名的追蹤者,沒自信的天使,曾對著聽障巡輔老師說:「我是一個沒有想像力的聽障生。」舒靜老師可不這麼認為,模擬考的作文給了天使5級分,不是為了討好,因為,事實如此。

     改變的機會來了,她要求天使每週寫兩篇作文,覺得文不對題,便加強批閱加註嚴格,要求重新寫過,就這樣鼓勵天使參加聽障生作文比賽,誰會在意呢?得到第一次小小關注是全市第一名,但,Who Cares?繼續參加全國比賽好嗎?當然沒問題啊!她淺淺的回答,天使就此赴考。佳績傳回,全國冠軍,下一秒,學校的跑馬燈,彷彿是燃起熄滅的薪火。天使成為了學校正向引領的楷模,同學對天使升起了從所未有的改觀,這件事輕輕地喚醒天使內心塵封已久的想像力,天使想像著自己閉起眼睛,自然地躺在樹下,只是簡單地聆聽風吹過樹梢的聲音。

     她,梁舒靜導師就是自然風,沒有風雲變色,沒有令人歡喜使人恐懼的作為。她,只是看見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