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與學生同悲同喜--福科輔導老師專訪

福科國中黃香容老師 12/09/2019 208 點閱
福科輔導室及諮商室
福科輔導室及諮商室

  學校裡的輔導老師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但他們的努力與辛苦也往往是不為人所知的。因此,筆者訪問了本校的兩位專任輔導老師—湯佳偉老師、賀湘邦老師和一位兼任輔導老師—林郁馨老師,藉著版面一角讓更多人一窺輔導工作的甘苦。

輔導工作的困難之處

  佳偉老師說,輔導工作的內容很多,若單就與學生晤談而言,那個「難」是「怎麼靠近學生」。「我需要用『全心』感受坐在我面前的他,此時此刻的感受是甚麼?他所有口語及非口語的線索在表達甚麼?然後我再用『腦』思考,想著話語中的弦外之音,以及他陳述的脈絡紋理。」

     湘邦老師說,輔導的關鍵在於「試著站到對方的位置上,透過他的眼睛看世界,通過他的耳朵聽聲音,以他的身體感覺一切,越多越好。」對於某些失控或不自知的行為能理解為「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及情緒」。不過前提是個案願意說出來,這在一般非輔導專業的人看起來,真的不是件簡單的事。

    個案願意信任老師、對老師說出真正的想法、感受,老師同理了個案感受之後,接下來輔導老師就要運用各種輔導方法、行為改變技術來改變學生的問題行為、心理癥結。雖然很難達到立竿見影、立即有效,但是老師們總願意持續努力為孩子付出。

在輔導工作中,印象中最挫折或最辛苦之事

     一是輔導工作中出於保護個案必須向相關單位通報性平事件,但是通報之後就會令當事人雙方皆須面對後續的法律程序,好不容易建立的輔導信任關係可能因此而破裂,也往往令輔導老師面對責任通報時非常兩難。

  再者是個案固定的行為模式是由原生家庭與從小的成長經驗造成,通常不是單靠與輔導老師談話就可以很快解決問題,而是需要家庭、輔導老師及所有老師共同系統性的合作才能慢慢有成效。此一事實往往與導師對學生接受輔導的期待有落差,也造成輔導老師的受挫。

     辛苦之處當然還有寫輔導紀錄,常常都是靠加班才能寫完呢!但是詳實的輔導紀錄在某些時候也能發揮保護個案之功效。郁馨老師的經驗中,曾有未成年個案發生疑似被性騷性侵的刑事案件,檢方起訴嫌疑犯走司法流程,輔導老師做的輔導紀錄成為法院上攻防的資源之一,最終讓個案能遠離色狼魔爪,有效保護了個案。

自我期許

     佳偉老師覺得輔導工作是一種修行,唯有修鍊自己,讓自己的能量平衡,才能面對日新月異的個案類型。另外,還需要持續閱讀吸收新知來面對自己專業上的困惑。湘邦老師也說,儘管每天面對的是有著各式重大行為問題或是悲慘遭遇的學生,過程中要做到與學生同悲同喜,沈浸在陰暗的情緒中,但每到下班都要提醒自己轉換成開朗的心情,調整工作與休息之間的節奏與韻律,才能更有助於提升工作品質。  

湯佳偉老師帶領小團體
湯佳偉老師帶領小團體
賀湘邦老師
賀湘邦老師
林郁馨老師
林郁馨老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