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
:::

最後的海上獵人

大德國中陳采艷老師 08/09/2022 542 點閱
最後的海上獵人(圖片1)

書名:最後的海上獵人

作者:廖鴻基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22年01月06日

  在2022年4月6日學校所舉辦的海洋文學講座上,講師廖鴻基老師從《鬼頭刀》敘說起,接續談及創立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從事鯨豚生態調查、參與多項海洋計畫……,將長年海上生活觀察與感悟,書寫出一本本其所認識的大海,期許視聽大眾能多了解、親近,進而尊重、善待海洋。而講師在擁有廿多本著作後,於去年底出版了他首部長篇小說《最後的海上獵人》,茲分享當中精彩片段及個人感悟。

  船隻與風浪正面衝突,船身順勢騎上這波湧浪的最高點,浪勢很快通過船下,船身緊隨著浪勢,折身衝下波谷,鏢臺剎那間從昂舉瞬間折落為低俯直衝。

  每年東北季風來襲,就是鏢獵旗魚的最佳時機,漁人們追風逐浪頂著6~8級風浪出海。筆者也曾出海賞鯨豚,看似平靜無波的海面,一到外海竟不敵暈船翻胃之苦,只想趕緊回航靠岸;也為瞭解鏢船海上作業,於是進一步查找相關影片,盯著畫面,不多時胸口頗感不適,竟在書桌前暈起……,令人不得不佩服這群大海英雄。

  此時此刻,海面如此動盪,船隻隨之湧動不安,獵物並未停止竄逃,粗勇仔瞄住的鏢尖也還一直都在調整,這情況下,鏢手出鏢的時機沒任何規則和標準可以依循......。

  鏢手需站在船首約二、三樓層高的鏢台上,只靠兩塊帆布套著腳,雙手舉著長15~18呎、重約6公斤的鏢桿,在北風呼嘯、浪濤洶湧的海面上心無旁騖地搜尋與等待海面上鐮刀樣的尾鰭鰭尖切出海面的那一刻,有時一站就是數小時。

  因為海水折射加上海面光影變化,這條旗魚從甲板上往下看,牠透身棕紅,隨波光幻照,身上又時常流晃出閃電般隱隱乍閃著的陣陣螢藍光斑,幾分像是來自深海的玄祕訊息被牠給帶上來海面炫耀。

  主角登場!文中多處有獵捕旗魚的精彩敘述,情勢瞬息萬變,高潮迭起,這些都有待讀者們親自領會。

  鏢船鏢獲的旗魚,受鏢後,筋肉繃緊,頑強抵抗到最後一刻,最後,沉到他不應該去的深度了斷自己,就是失去生命後,仍一身傲骨堅挺。

  作者以一貫細膩敏銳觀察,賦予瀕死旗魚人性,讓它在生命告終死得從容,走得淒美,也讓這場人魚大戰過程顯得莊嚴、神聖。

  這是一部思索內在、追求夢想與實現自我的生命之書,閱讀後,心中隱隱感到淒楚,或許是對傳統漁法的消逝感到失落,也或許是為小說裡討海人對「家」的情感渴求感到不捨……。

  「你應該知道,我離不開鏢船,也離不開海。」海湧伯微笑對濁水揮了揮手。

  最後,我想這句話正足以代表著廖鴻基老師對於海洋永誌不渝的深情繫念吧!

分享:
:::

書香共聞

最後的海上獵人
胖古人的古人好朋友
《沒有為什麼:親子溝通翻譯手冊 破解爸媽的外星話》
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