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我看「翻轉教室」風潮

大業國中施和伸主任 02/25/2015 3096 點閱

  教育工作最迷人的地方,就在於她所要面對的是「人」。因為如此,我們該有不同的教法;因為如此,我們該有不同的目標;也因為如此,教育工作有了無限的可能。植基於這樣的想法,我們在看「翻轉教室」蔚為風潮的現象時,或許該有不同的理解。

  首先,每個站在臺上的教師,都有不同的人格特質。國內提倡「翻轉教室」最力的,當推臺大葉丙成教授。他熱情大方,他妙語如珠,他充滿自信,他舉手投足之間揮灑的就是專屬於他的魅力。聽過他演講的人,很少不被他打動的。然而,他就是他,不是你、我,或其他任何一個國中小教師;就算你我紮了馬尾,穿了西裝,也很難變成第二個葉丙成老師。因此,每個在中小學教育現場投注心力的老師,都必須先找到自己的特色與定位;不一定要唱作俱佳,但得有自己的賣點。可能是經驗豐富,信手拈來,深入淺出;可能是風格溫暖,善於同理,如煦煦春陽;可能是資訊能力極為強大,設計出吸引學生的教學媒體;也可能是善於經營社群網站,與學生互動甚佳,影響深遠。總之,找到自己足以上梁山的那三兩三,才是每位國中小教師最該致力的首要之務。

  其次,我們可以思考的是,即便是「翻轉教室」這樣的概念已成為教育界的發燒顯學,它就該全盤移植至國中小的教育現場?筆者身為國中教師,暫且以國中課程來作揣想:英文、數學、理化等科目應該是被認為很需要翻轉的,那麼,國文、作文及社會科呢?要不要翻轉?美術、音樂、體育、表演藝術等,要不要翻轉?如果以上答案皆是肯定的,那麼,國中一天有七節課,若以每節課均要求學生須預先自學三十分鐘的線上教材來計算,每個國中生在上課的前一天就要先花三個半小時(甚至以上)的時間坐在電腦前預習,這樣的學習模式,社會各界都已作好準備,欣然接受?好吧,那就不要每科都翻轉好了,那由誰來決定哪些科目需要翻轉,哪些科目暫時不要翻轉呢?授權給課發會?還是教育局統一規定?倘若是前者,那麼九年一貫實施初始,各領域互搶時數、相爭不下的情節恐怕再度上演;倘若是後者,不是又打臉了高唱入雲的「學校本位課程」呢?其實,自1990年代起,這種由學生先自學線上教材,再於課堂上由教師解惑、引導討論與實作的模式運作得較為成功的案例,不是在大學校園,就是在企業界。大學校園的課程安排,與國中小相去何啻十萬八千里;企業界利之所趨,講究績效,員工之間競爭激烈,跟國中小校園的生態更是判若雲泥。那麼,一定要將這一套模式移稙至國中小教育現場,豈不成了「橘逾淮為枳」的翻版?

  葉丙成老師說得好,「讓孩子餓,他學得更多」;而國中小的教育現場,每個學期都有一定的進度或者能力指標需要達成(國中有會考的壓力,把進度教完更被視為教師責無旁貸的天職),不管孩子愛不愛吃,都得餵食他們,最好能把他們餵得飽飽的。那麼,孩子們又如何能享受對學問或知識的飢渴呢?

  再者,「翻轉教室」所一再標榜的,可以培養學生的「創造」及「評鑑」能力,真的是國中小學生最亟需的嗎?沒有紮實的根基,又何來創造與評鑑?還有,推動這一套模式所需的軟硬體支持,是否我們都具備了?線上教材確實是該由教師親自錄製,所以,為了教學效果起見,學校是否也該斥資打造較為專業的影音錄製教室?每個孩子家中的網路或資訊設備都已確實到位?家長們也都能接受老師不出作業,回家只看線上教材的教學模式?孩子們坐在電腦前,真的只會心無旁騖地收看老師指定的線上教材,把facebook或者線上遊戲拋諸腦後?教育當局在大力推動「翻轉教室」的理念時,這些問題都深思熟慮過了嗎?

  人類的文明史上,最燦爛、最美麗的一段,必定是百花齊放、各異其致的時期,哲學上是,文學上是,藝術上是,音樂上也是。同樣是唐朝,我們可以醉心李白的浪漫不羈,也同樣心有戚戚焉於杜甫的憂國憂民;同樣在80年代,羅大佑的嘶吼吶喊大行其道,但王傑孤獨唱著情歌的形象也曾在同一個時代深深擄獲你我的心。那麼,教育上呢?「翻轉教室」誠然有其迷人之處,但這並不表示,傳統講述法的教學就一無是處吧?何妨讓國中小教師們擇其所愛,擇其所適,然後在教育現場發揮最大的魅力與影響力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