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呼喚童稚的記憶 共創閱讀的樂園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語文教育學系馬行誼教授 03/24/2016 1210 點閱

一、前言

您還記得小時候聽過的故事嗎?

    哪些故事呢?是灰姑娘、虎姑婆、三隻小豬、女媧補天,還是白雪公主……    在哪裡聽的呢?在床上、在搖椅、在沙發、在學步車,還是在媽媽的懷裡……誰講給您聽的呢?是媽媽、是爸爸、是爺爺、是奶奶,還是哥哥姊姊們……

    我們一輩子都記得這些故事,包括在哪裡聽的、誰講的,還有最後那幾句溫柔的話語……雖然那時還不認得字,卻已經開始閱讀了,儘管我們靠的不是眼睛,而是耳朵,沒有文字的回憶卻是豐富無比,因為滿是溫馨的話語、關愛的眼神和柔情的叮嚀與鼓勵……

二、閱讀型態的轉變

    入學之後,為了早一點進入文字的世界裡,一筆一畫學識字是頭等大事,但是,再也沒有人為我們講故事了,課文都是些簡單乏味的內容,一點都不吸引人。慢慢地,我們失去了聆聽的能力,連帶著以往累積的聽讀本事,也重新歸零了。對我們來說,「閱讀」變成一個全新的東西,既是一連串「主旨」、「大意」、「段落」、「結構」等術語的集合體,也是一大堆「預測」、「連結」、「推論」、「比較」等策略的操作定義。

三、「聽讀」的閱讀教學方法

    還好美國人發現這個問題,提出了「大聲讀給學生聽」(read aloud to student)的閱讀教學方法,也就是我們所謂的「聽讀」。據學者的調查,在1960-1970年代間,不到半數的美國小學老師願意讀給學生聽的,1980-1990年代間則增加為75%,也就是每四位小學老師就有三位,願意每天花時間讀給學生聽。目前,100%的美國小學老師已將讀給學生聽視為一種基本的教學技能了。

    從上面的調查看來,難道「大聲讀給學生聽」的閱讀教學方法只適合小學嗎?學者的研究指出,「大聲讀給學生聽」的做法在學前、小學、中學各階段的成效都是非常顯著。不僅如此,無論是文學性的閱讀文本,或是訊息性的閱讀文本,老師都可以運用「大聲讀給學生聽」的方法,其顯著的教學效果,並無二致。唯一需要特別注意的是,當老師大聲唸給學生聽的時候,學生不必同時參看課文,因為研究顯示,學生如果邊看邊聽文本內容,反而會降低學習的成效。

    此外,我們還要特別注意「大聲讀給學生聽」與一般我們熟知的「朗讀」,是有所不同的,兩者的差異如下表,請參閱:

 

 「大聲讀給學生聽」與「朗讀」差異對照表

 

大聲讀給學生聽

朗       讀

教學目標

理解閱讀文本

熟練口語表達技巧

教學方式

教師誦讀、學生聆聽

學生朗誦、老師指導

教學時機

學生未理解文本前

學生已理解文本後

教與學

師生充分互動

教師訓練學生

評量重點

理解文本、延伸學習

依文義展現口語表達技巧、延伸學習

 

    然而,儘管「大聲讀給學生聽」和「朗讀」一是閱讀教學,一是說話教學,兩者任務有所不同卻非毫無關係,因為教師「朗讀」的示範與引導,以及最終有益於學生口語表現技巧這兩個部分,沒有差異。

四、教師在「聽讀」教學中所扮演的角色

    對老師而言,「大聲讀給學生聽」的教學就只是念念文本而已嗎?當然不是。相反的,學者後續的教學活動稱之為「互動性的大聲誦讀」(interactive read-alouds),簡單的說,所謂的「互動」,乃是教師大聲誦讀故事的過程中提出若干問題,要求學生回答。互動過程中,學生得以增進意義建構的能力,以及學習如何讓文本得到多元詮釋的機會,同時,學生也會運用個人經驗和文本內容連結,架構出與文本有關的事物。

    因此,「大聲讀給學生聽」很強調課前、課中、課後的師生互動,而且是以閱讀文本作為核心,逐步提升學生的閱讀能力。有些學者把這個過程稱之為「聊文本」(Text Talk),「聊文本」是強調「意義中心」的做法,其目的就是協助學生建構文本的意義,教學時則是逐步提升學生回答更開放性問題的能力,而非只是字面上的回憶性問題而已。過程中,教師的工作就是不斷提出問題、加入討論並建構意義,在潛移默化中提升學生的閱讀能力,而非只是提供某些術語或熟悉若干策略就算了。

 

註:本文相關資料請上網查看https://dl.dropboxusercontent.com/u/23281090/lansociety/02/1.%E9%A6%AC_%E5%A4%A7%E8%81%B2%E8%AE%80%E7%B5%A6%E5%AD%B8%E7%94%9F%E8%81%BD--%E4%B8%80%E7%A8%AE%E6%9C%89%E6%95%88%E7%9A%84%E8%81%BD%E8%AE%80%E6%95%99%E5%AD%B8%E6%A8%A1%E5%BC%8F.pdf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