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國小英語課堂內的深度討論

豐原區葫蘆墩國小許豐萍老師 11/05/2018 815 點閱

       這幾年的英語課程從小學開始札根,無論是國小三年級開始上課,或是國小一年級就開始儲備孩子們的英語能力,在國小英語教室內,從教學策略到教學方法、師資、教材等都火力全開,目標都不離要如何讓小學生打好英文學習的基礎,讓學生不要太早放棄英語學習,甚至能愛上英語學習,讓語言在終身學習的過程中,成為自學利器。

       以當下教師困境前五名來說,除了常規管理、完善學生學習評量、親師溝通外,最讓教師們關心的,仍是如何針對學生的個別差異,激發和持續引導學生學習動機,以及讓學生擁有成就感所帶來的挑戰。於108課綱即將上路的當前,國小英文教師面臨的不僅是工作嵌入式學習的實踐,還有在工作中帶入臨床教學的概念,運用社群運作與備觀議課同時增能。在課程發展時更得即時診斷學習者、社會需求、學生成就、核心價值以及社區設施資源的問題源,發展正向教學,不僅強化學生核心素養為導向的優勢行為,並視學生的弱勢行為,提供學生反思的機會。不斷在課堂的運行中,針對教學提出正向假設,延續自己的教學優點,強化教學上解決問題的能力。

       而在過往傳統課程中,老師多採以「老師講,學生聽」的授課方式,對學生進行單向式教學。一方面,因學科內容屬性和老師個人講述風格不同,不免呈現師主學客的課堂內風景,學生的學習動機較難持續。然而,當教師使用多元教學策略,利用活動、討論或是各式互動方式,使課堂變得更加豐富活潑的同時,多多少少曾經遭遇學生容易分心,或是教學偏離主題的狀況。因此,如何能引導學生進行討論和對話,在討論的過程與不同的對話中,如何能在適宜的討論氣氛中,促進學生思考、增強學生的認知和提高思考層次,進而改變思考方式,實需多加著墨。在這世界萬分複雜,分秒間互相依存的變化,每個人做的決定對可能對別人產生影響,學生必須隨時能有改變想法的彈性和能力,做出判斷以應新的事態。

       「深度討論」(Quality Talk)教學法,是由美國賓州大學(Penn State University, PSU)研究團隊研究發展,目前由臺師大引介且進行研究與推展。筆者於輔導團研習時,有機會參與陳秋蘭教授示範,以 upside-down mouse的文章,帶著大家作閱讀理解,老師對文本的理解、分析和提問,字字珠璣。為了可以讓討論提升為高層次的閱讀理解,教授也帶領成員討論Franz Hohler作品-An Unbelievable Night一文,實作Quality Talk策略。透過討論,澄清問題類型的概念。筆者真切體驗到,閱讀在討論當下連結的是生活經驗,是跨領域觀點,是理性推論,是激發讀者於文字中的想像力。在討論中,掌握更多知識、事實,也學著處理不同觀點的資訊,高層次的思考能力在閱讀課上展現出可能性並可被實踐。

       筆者利用深度討論的方法,嘗試與任教的五年級學生進行深度討論。教材以何嘉仁eStar Book5第二課What do you see?以目標單字、句型以及內容為先備知識,再搭配Doreen Cronin的繪本: Click, Clack, Moo Cows That Type,設計以深度討論為本的問題(如表一)來進行教學。

        期間,除基本story map的討論與書寫,筆者觀察學生如何提出問題、進行討論與溝通立論。筆者利用六大類的問題引導學生小組討論。如:牛會打字嗎? 故事中,乳牛打字要求電熱毯的過程,布朗農夫的情緒是如何變化? 乳牛如何與農夫達成協議?如果你是農夫布朗,你會如何處理乳牛的要求呢?((以此題為例, 小翰對此題的回應是: I will kill all the cows! 此時教室另一角落的小軒立即利用uptake questions回問對方: Will you kill all the cows? No cows, no farms! Why will you kill all the cows?  學生筆者第一時間驚於學生的熱烈外,還喜於學生正在釐清彼此的觀點,澄清自己的立論)。

        課堂內除故事引發的學生笑聲,還有學生聚焦在討論不同層次的問題,試著向對方澄清論點和發問的聲音。雖然此次學生對於要如何適切表達同意或不同意彼此的觀點,如何善用故事證據支持自己立論的討論方式還有些生澀,但是,筆者觀察學生藉由故事來分析角色、了解問題,綜合條件、分組討論和評估和提出自己的解方,一連串的思考著實提供學生不同的學習過程,藉由繪本內容和問題的討論,也是提供學生自省觀點的可能方法之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