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小偷家族》

爽文國中洪佳伶老師 01/22/2020 107 點閱

書名:小偷家族
作者:是枝裕和
譯者:黃涓芳
出版社:尖端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年3月
 

        《小偷家族》一書為2018年上映的同名電影的延伸,導演是枝裕和在書中補足了電影未描述的人際關係與世情冷暖,為電影下了相當完整的註解。全書文字不帶批判,字裡行間所蘊含的情感與思考卻相當濃烈。
       就像是日本家庭的基本樣貌:初枝、阿治、信代、亞紀、祥太,一起生活在東京一隅。他們就像一個完整家庭,和其他平凡家庭一樣,然而外人對於這個家庭的連結卻一無所知--這家人彼此並無血緣關係,僅是因緣際會下,彼此成為共同生活的人。除了依靠初枝的老人年金與擔任派遣勞工過活,這個家族還有一個難以向外人說明的「工作」,那就是行竊。阿治總會帶著祥太一起去「工作」,超市、雜貨店都是他們下手的目標,久而久之兩人也整理出自己的一套「工作哲學」。
        在某個完成工作返家的途中,他們遇見了一位正挨餓受凍的女孩--樹里,兩人便把她帶回家。縱使一家人都明白這樣做是綁架,但從小女孩的狀況及反應中,他們也發現樹里可能在原生家庭遭受虐待的事實。一家人下定決心接納樹里為家人,並將她取名為凜,久而久之,凜漸漸融入這個彼此沒有血緣關係的家庭,甚至跟著祥太去「見習」工作。
        故事以這個家庭的分崩離析帶來了結局,初枝過世、阿治逃亡、信代扛下罪責入獄、祥太被安置在孤兒院、樹里則回到原生家庭。是枝裕和並無在書中加入過多對於社會冷漠的描寫,亦無將善惡的標籤扣於任何人身上,僅由平淡的文字交代各個角色的結局,但從祥太最後終於開口叫了阿治「爸」,也可從中讀出家族成員間超越血緣關係的牽絆。樹里回到原生家庭後,「獨自一人在團地的公共走廊玩耍。她的手臂上又出現和以前一樣的傷痕。」短短數字便讓人深思以血緣關係進行依歸,是否就能評斷一個家庭的有無責任感與關愛?導演並無留下任何批判與答案。社會如此光鮮亮麗,但在這間孤立於東京一隅的殘破屋子裡,卻充斥著底層社會的悲哀。初枝一家人過著可能被大眾指指點點的生活,做的是不甚光采的工作,但彼此間的情感與對待凜的真誠,卻也顯現了社會底層的溫暖。
       當今社會多半冷漠,從職業、家庭背景看待他人的狀況也比比皆是,許多人總用世俗、多數的框架來限制一個家庭,甚至一個人應有的樣貌,難免陷入思考的窠臼。故事中的初枝一家人,縱使本意良善的收留樹里,社會大眾仍對其手段存有偏見,反而忽略了樹里在原生家庭所受到的虐待。怎麼做才是最好的?在文中我們看見社會底層的人們沒有太多選擇,而身為讀者的我們也僅能陪伴書中角色領略他們的人生,並從閱讀的過程中觀照自我的生命及當今社會的樣態,而我們或許也能以更加多元的角度看待這個社會的組成、各種家庭的樣貌,並且了解底層社會的窘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