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有味道的美感 惠高廁所辦詩展

南屯區惠文高中 蔡淇華主任 06/28/2012 2975 點閱

  《毛筆》

吸盡所有的黑暗,

卻留下不可逼視的光芒

    如果你認為這是詩人名家的作品,那就錯了喔!這可是國一學生孫唯真同學的作品喔!

 

       詩人瓦歷斯.諾幹在國小推廣二行詩有成,並寫下「當世界留下二行詩」結集出版,惠文高中本欲邀詩人推廣,但詩人不克來校,惠文教師蔡淇華只好硬著頭皮,以自己過去創作新詩的經驗,編寫教材及教授,並舉辦二行詩比賽,分高中、國中及免試升學組。共收件376篇,優秀作品42篇展示於全校廁所一個月。

 

      蔡淇華表示,其實所有的藝術創造都有相同的本質,都是內容與形式,形式可以是音樂、美術,也可以是雕刻和文字,當表達人類共同面對的命題時,就是內容了。但藝術是一種隱藏,重視含蓄,所有的哲思內容必須找到適當的載體隱藏,例如音符和象徵。蔡淇華認為二行詩是最適青少年進入創作世界的入門磚,因為新詩是意象的語言,由意找象,類似詩人的習慣,由象尋意,是一種遊戲,兩種都不脫藝術創造的本質。

 

一次蔡淇華要求同學由意找象,寫出生活的壓力,國二蔡易軒同學找到滑鼠當象徵:《滑鼠》默默的被束縛/卻能瀏覽全世界。國一蘇郁涵同學想到家裡的沙發:《沙發》天天承受壓力/卻希望,每天都有人給壓力。

        另一次蔡淇華要同學由象尋意,以家電為題書寫,一樣寫碎紙機,國三蘇雅俞寫下:曾經走過的字字句句/終究只是無法相交的平行;高二黃子瑄一樣聯想到愛情:要如何,才能把我的思念/變的小一點。都是難得的佳作。

 

       蔡淇華最喜歡的作品是高一何名柔的《鷹架》:高度的先行者/我是過盡繁華的形骸,蔡淇華認為這首詩道盡所有文化先行者的的偉大與滄桑,讓他想起蘇軾與蘇格拉底,難怪詩人瓦歷斯.諾幹會說:「詩只分好詩與壞詩,不用分童詩或大人的詩。」

圖解:高一何名柔同學對於自己的詩作展示在男廁所,覺得有點光榮,也有點不好意思。

 

       蔡淇華補充:「二行詩的教學可同時教會學生思考與邏輯,因為若無法對生命有深情深意,因而發為形而上的思考,只會留下文字的堆砌,不會留下一首好詩。另外,創意是一種連結,好的詩有邏輯,形斷意不斷,例如高一賴韻家的《落葉》:諦聽蟬的寂靜/準備,降落。詩中的蟬鳴應該很吵,但為何諦聽後是寂靜呢?原來作者將落葉象徵所有生命晚年的情境,只要內在寧靜,絲竹不亂耳,告別有靜美,可以無所罣礙的降落,作生命最炫麗也是最後一次的飛翔。這首詩結構簡單,但意象精準,讓蟬鳴與寂靜的距離產生張力,有很好的內在邏輯。」

 

       本次比賽,國中生作品的水準與高中生相比,並不遑多讓,可見年齡不是限制。「每一篇好的作文都在等一首詩,好的散文一定有詩的語言。」蔡淇華如是說,並期待更多教育工作者投入青少年的新詩教學。

 

圖解:高一何名柔同學對於自己的詩作展示在男廁所,覺得有點光榮,也有點不好意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