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從國際觀點淺談閱讀教育

梨山國中小 吳秋慧主任 05/30/2013 1466 點閱

國際間對「閱讀能力」之重視

    知識經濟時代,知識已經取代經濟體系中土地與能源的地位,成為當代組織最重要的資產,其中,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是重要的構成要素之一,甚至是OECD國家的核心策略,所謂「有人斯有土,有土斯有財,有財斯有用」,即說明人力資源在經濟發展中居於最重要的地位。而要將人力資源轉為具有國家競爭力、達到永續經營的經濟成長,即是現代教育的主要功能與重要任務。

    「知識」(knowledge)、「技能」(skill)與「能力」(competences)等有助經濟活動之效益與成長者,皆可被視為是人力資產。P. Senge也指出,未來競爭優勢唯一來源是組織所擁有的知識,以及組織能夠較其競爭者擁有更快速學習的能力。閱讀能力是ㄧ切能力的基礎,是邁向吸收知識的階段發展,與決定個人競爭力的關鍵核心。因此,各國教育發展趨勢都重視閱讀能力的表現,茲舉例如下:

  •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全球協同行動三項長期大型計畫中,自2003年至2012年進行的是「聯合國閱讀十年計畫」(UNLD),該計畫則是協助達成亦是同大型計畫、卻更高一層目標的「全民教育」(Education for All,簡稱EFA)指數項目---希望提昇15歲以上年齡成人的識字率(adult literacy rate,亦即是閱讀能力),EFA每年出版的全球監測報告中,2006年即強調「為生活的閱讀素養」(Literacy for Life),識字能力特別被視為是重要的生活能力之ㄧ,要提昇識字能力,閱讀素養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 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的教育專門委員會,在其教育指標與分析部門所負責的「國際學生評量計劃」(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簡稱PISA),每三年針對參與國家的15歲學生作定期評量,主要目的在瞭解接近完成基礎教育的15歲學生是否能夠掌握參與社會所需的知識與技能,並進一步了解參與國家之教育系統的品質標竿與整體表現---是否能達到教育學生準備成為「終身學習者」及「扮演好市民角色」之概況,。在PISA的評比中,其中「閱讀」即是三個評量項目之一,與數學及科學能力同被視為是國家競爭力的重要指標,因為閱讀能力是解、使用與反映文字內容,以便達成個人的目標、發展個人的知識與潛能以及社會的參與。PISA原先僅會員國參與,其他非會員國則參與研究觀察,然其評量成效呈現頗豐富、多元,且這樣一個建立學生基本能力跨國比較的平台,或多或少也能提供各國政府對自己的基礎義務教育政策檢討作參考,因此其評量結果漸受到各國政府的重視,參與的國家數也增多。台灣雖非OECD正式的會員國,但在成為該組織「貿易委員會」的觀察員後,在2006年首度參與PISA的評比活動。其中,雖然在「數學」與「科學」兩項分別排名第一與第四,但「閱讀」在57個參與國中排名第十六,相較於新進崛起、同為繁體中文教育的香港(閱讀、數學、科學排名分別為第三、第三與第二),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 以成為「世界上最具競爭力的知識經濟實體」為目標的歐洲聯盟(EU),在其教育政策中雖未明顯以「閱讀」相關名稱為重要發展策略,但2000年其在里斯本舉行的高峰會中通過並公佈的教育與訓練制度的五項基準,其中一項便是要達到15歲年齡人口在閱讀、數學及科學成績落後的情況至少減半,而這亦是對其建構「終身學習」理念下不可或缺的一環,而其中以閱讀、數學與科學三項為指標,恰與OECD舉辦的PISA三個評量項目相同,也許EU與OECD的會員國有重疊的現象,所以教育重要指標也會很類似吧?!而EU重要的教育政策發展策略中,在「2010教育訓練計畫」的「關鍵能力」(key competence)之設置,在台灣是頗較為人知曉的教育議題。2005年EU的關鍵能力主要有八大項,其中,母語溝通能力、外語溝通能力、數位能力、學習如何學習之能力、公民能力與文化表現能力背後所隱含的意義,廣義來說,應都與閱讀素養能力頗有相關。
  •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是四者中,台灣唯一正式參與的國際組織,其與教育較為相關的是教育部長會議,會議中各參與國會研討重要的教育政策,進而提出共同的聲明主題,例如2000年第二屆教育部長會議,共同聲明為『21世紀學習型社會』,並提出四向教育發展策略走向的指標。其中,雖未明顯提到「閱讀」,但學習型社群的概念應用至國內教育上,即也強調組織建立閱讀社群、讀書會等與閱讀教育相關之議題,而其倡導新學生學習策略與網路學校執行成效中,台灣也有縣市成立網路讀書會的組織,與之議題均可相互呼應。

 

國際閱讀素養調查結果之省思

   2006年,一項由國際非營利組織「國際教育評估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Evaluation of Education)所作的『國際閱讀素養調查』(Progress in International Reading Literacy Study,簡稱PIRLS)結果出爐,這項調查以小學四年級的學生為對象,調查各種影響學生閱讀能力的因素,包括家庭閱讀環境、閱讀教學法、學校閱讀環境及影響學生閱讀能力與態度的風氣,在四十五個參與國家中,台灣排名二十二,其中,台灣學生在「每天或幾乎每天閱讀」一項,比例僅有24%,遠遠低於國際平均值40%,排名最後,也就是說,台灣的孩子絕大多數沒有閱讀的習慣,更談不上享受閱讀的樂趣。PIRLS的結果透露出的訊息,讓身為教育工作者及關心教育的社會大眾要共同思考台灣的閱讀環境出了什麼問題?未來須努力與改進的方向為何?而這樣的結果也更促使我們更進一步去省思整個社會對閱讀,甚至對教育的觀念和態度。

 

世界第一芬蘭經驗之啟示

邁入廿一世紀之初,芬蘭的教育表現在國際間展露傲人的成績單,引起各國注目並競相前往取經借鏡。最令人談論的話題之一就是在OECD舉辦的PISA評比中,芬蘭學生的各項能力都名列前茅。

芬蘭不僅有優質的教育制度,國民閱讀力也居世界翹首。在PISA「閱讀能力」一項的評比中,芬蘭的成績排名極為優異,在該項四個子項能力分數結果,「綜合閱讀能力」、「擷取資訊能力」與「發展解釋能力」名列第一,「反思文字能力」則是名列第三,僅次於加拿大與英國。

雖然教育表現在國際間大放異彩,但在芬蘭,閱讀並非一件刻意推動的事情,事實上,芬蘭學生每週花在閱讀的時間不多,每年的教育支出也未較其他國家多,甚至其學前教育階段也不教閱讀與寫作。芬蘭教育成功的關鍵因素到底何在?芬蘭前教育部首席常務次長Markku Linna認為原因應是在於芬蘭的教育政策理念是「一個都不能少--珍視每個孩子」,鼓勵學生學習自己有興趣的事物、提供支持與關愛的學校環境。以閱讀教育來說,所有班級教師都有很多故事要說、書籍也似乎很自然存在於教室的各個角落等現象,說明了芬蘭的教育觀念是落實在生活的主軸中去實踐的,閱讀就是讓那個主軸運轉順暢的潤滑劑之一。如果能體會芬蘭閱讀文化的深度,就會看到台灣目前推度閱讀教育不足之處。

 

台灣在閱讀教育須努力之處

PISA在「閱讀能力」評量領域所強調的面向包括「閱讀不同種類的文字內容」(例如連續散文、文告及結構不同文體)、「表現不同種類的閱讀任務」(例如回憶特定的資訊、發展一種解釋或是反映文字的內容)及「閱讀因不同情境而寫作的文字內容」。在PIRLS結果的檢討研究,中央大學學習與教學研究所柯華崴教授認為,台灣閱讀教育有幾項應改進及努力的方向:

一、台灣學校選用課文普遍太短,易造成學童不習慣閱讀較長篇的文章

二、與閱讀成就有最明顯關係的因素是家庭所提供的閱讀環境,台灣仍有待努力。

三、台灣學生在閱讀評量方面,雖贏在詞彙的量,卻輸在篇章的理解以及概念的比擬與延伸,

   高層次閱讀能力明顯不足,即使學生讀懂書面資料,並不代表可進一步從事高層次的批判

   或創意思考。

四、閱讀教育時數明顯不足、閱讀觀念有待導正,台灣學生普遍視閱讀為「學校的功課」,

      少獨自閱讀的時間是關鍵原因。

  五、教師在閱讀教學方法與技巧方面需再多專業訓練,以利提昇學生對閱讀的興趣與成效。

    閱讀是需要學習的,學習是需要策略的,學習策略則是需要專業規劃與研究,借鏡國際推動閱讀教育成功國家的經驗,也要教育工作者的熱忱與不斷的努力,閱讀希望工程才能有綻放花朵的一天。

 

結語---評比之後是行動的開端

當我們分析芬蘭傑出教育所呈現的數據與資料時,其今日出色的教育表現,並非一步到位,過程也經歷多次的革新與調整,但是一路走來,唯一不變的是其深深的信仰:唯有「教育」才能延續、發展自己民族的生命力。ㄧ個自然資源缺乏、人口稀少、強鄰環伺的小國,卻因有著很深的自知之明—建構國家未來要靠人力資源,而「良好的教育就是將人力資源轉換成人才的唯一竅門」。M. Linna就曾表示,他們芬蘭是小國,一定要團結合作,靠著腦力,才能生存。較之芬蘭,台灣更是小國中的小國,在國際政治上處處受到中國大陸打壓,面對逆境,是否也能借鏡芬蘭教育成功經驗,自我期許,走出自己的一片天空呢?

教育部公布98-100年施政藍圖中,「全球視野」主軸所提及施政重點中的「強化國際競爭」之推動策略強調「強化國際能力」、「提昇世界評比」等,均說明台灣要提升競爭力,國際教育視野是必須受到高度注意。透過各項國際閱讀能力方面的評比活動,可以讓我們和國際接軌,幫助我們打開世界閱讀之窗,藉此窺探各國閱讀教育的面貌,學習他國長處以補己之不足,誠實面對,改善或調整自己的閱讀教育政策與推動策略,評比過後,才是行動的開始,掌握閱讀,才能掌握未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