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梨山國中小前替代役男邢禹賢服役心得 ~不要高估自己的尊嚴,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

軍訓室高呈龍教官 07/01/2014 2005 點閱

       我是邢禹賢,6歲隨家人移居新加坡,16歲赴美求學,在奧勒岡大學主修比較文學系,並自俄語及東歐研究所畢業。在2011那年,我選擇回台定居,因為我發現自己完全不了解自己出生的地方。一開始,我在台北地區教英文,離家近、按時上下班、收入又穩定,但我不想只是停留在這裡。我一直很清楚,自己想要的並不是安穩,即使必須違背父母對我的期待。

       我是誰?活在這個世界上,什麼是我身而為人的價值? 我常在心中這麼問自己。  

       2012年8月,我與父母親溝通我的服役理念及規劃,雖不是完全贊同但也給予我祝福,因此加入了教育服務役第111梯次替代役役男行列,並主動申請到臺中市和平區的梨山中小學服務,隔年(2013年)9月役期結束後,考取該校代理教師資格,繼續留在山上貢獻心力。

       很多人笑我傻,我的同學更是無法理解我的決定,我想面對人生的重要決定就像展開一場冒險,我不想永遠留在舒適圈,而是去走出一條沒人走過的路,沒人看過的風景。冒險的美好,不只在於目的地的風景,更在於沿路上的爭戰,還有無數次的自我對話;在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不是夢想達成後自己能擁有什麼,而是挑戰自己如何一步步達成夢想。

冒險不是將自己置於險地,而是勇於探索未知的可能性。

       我對人類有一種直接而執著的好奇,或許是源於曾在許多國家與城市輾轉流動的生命經歷,從台灣、新加坡到美國求學,再到俄羅斯聖彼得堡半工半讀一年,每到一個新環境,唯有勇敢探索未知與接納包容,才能讓自己變得更強壯。

     「我在國中求學階段,有位國中老師不斷鼓勵我在年輕時要勇敢犯錯,不要高估自己的尊嚴,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我想挑戰不同的生命選項,趁年輕時接觸不同領域。我曾經花了3年時間讀醫學,但發現自己缺乏數理天賦,只好轉向文化領域發展。在父母眼中,這是一次失敗,但是我自己卻認為這是珍貴的自我探索,就像剝洋蔥,唯有一層層向內深入打開,才會發現更多自我的天賦與潛力。

       在美語補習班任教的期間讓我發現都市地區教育資源豐富,但是貧窮家庭的孩子學習力顯得比較弱勢,所以當年替代役分發時我決然選擇到梨山中小學服役,我希望能將城市的資源帶往偏遠鄉鎮,「透過教育,我相信自己也有改變世界的力量」,看到更多世界的可能。

面對關卡時,毫不猶豫勇往直前,突破極限。

       來到梨山國中小後我發現山上悠閒的氛圍往往會讓學生缺乏強烈的學習動機,經常發現我在講台上努力趕進度,學生卻是在台下發呆。後來觀察到孩子天生喜愛唱歌、跳舞、運動的特質,大膽將流行音樂、戲劇等趣味素材融入課程中,讓學習變得更加有趣。2012、2013年這2年我便兩度帶領本校學生獲得全台中英語唱歌比賽亞軍,雖然沒有其他學校的人數優勢以及華麗的道具服裝,但是靠著一股不服輸的志氣與努力,孩子們天籟般的優美歌聲卻感動了所有觀眾。

      「我想讓這些孩子知道,人生還有很多可能。」山上多數父母並不重視教育,許多孩子很早就會輟學回家幫忙種田,如果能讓他們領略學習樂趣,未來就不再只侷限在梨山,而是可以看到更大更不同的世界樣貌。

       我也從這些孩子身上,學到知足與樂天的人生智慧。儘管山上的生活物質條件並不富裕,但這裡的孩子卻對生活有一種發自內心的熱情,他們享受每一個當下的快樂,只要保有這種純真的生命態度,你就能保守本心,堅持屬於自己的人生方向。

害怕沒用,訓練自己找到解決方法

       梨山中小學是全台灣最高海拔的學校,只要站在操場,便可以清楚看見秀麗的雪山山脈,每到週末,我便會整裝出發,走入山林展開屬於自己的另一場冒險。

       攀越高峰是一種深埋在人類心中的本能。遠古時代的人們,面對高聳神秘的高山,自然會湧起攀登的慾望,不只是為了尋找更好的生活環境與防範入侵者,愈是危機四伏的攀爬過程,攻頂後的視野愈是美好。

       登山就像人生,不論做了再多準備與推演,還是會有許多裝備失靈、氣候惡劣、食物不足等意想不到的危機,只有當你真正跨出堅定的第一步,才慢慢學會卸下焦慮,享受當下,只要持續前行,即使看起來遠離了預設路徑,距離目標卻是越來越近。

        因為地理環境,梨山的對外道路常因為大雨而中斷,沿途的落石更是令人望而生畏,公路管理員曾對我說,面對落石只有2種選擇,要不就是留在原地,要不就一次衝到底,最危險的就是猶豫不決、瞻前顧後。所謂的冒險精神,不是將自己陷入險境,而是有勇氣探索未知之境。

       冒險就像看見落石一樣,背向它,有更大的危險;只有面向它,才可以看見曙光。很多事情看似困境,但是只要相信自己的決心及潛力勇往直前,回過頭來,你才發現自己早已闖過難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