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在安和與過去和未來的美相遇

安和國中王傑瑞老師 10/10/2021 279 點閱

  你告訴我,有時候在校園一隅讀書,讀著讀著,竟不自覺出神;恍兮惚兮,文字化而為聲,在空氣中震動的頻率各異,詩詞華藻於是乎躍然紙上。這時若側耳傾聽,便能拾掇每一方源遠流長的漢字。

  有一天清晨又或是暮靄酣沉的時候,我信步行至崇安樓的迴廊。廊名風雨,取其觀風聽雨、四合其所之意。俄頃便覺得光影婆娑,時間彷彿以光子的形態懸浮其中,或雲山出釉,或野馬奔騰;瞬息間,則方才凝結的光景已成明日黃花,不久後又是別樣大千世界。我定了定神,四顧尋找光的來處。只見風廊外頭栽了幾棵石榴與黃連木,陽光先是與葉頷首,再不著痕跡地穿過廊檐,最終落地生根,燦爛流金遂順理成章佔據了整座長廊。

  我自忖此刻孑然一身,煢煢獨立,在無人迄及的風檐廊廡猶如身處異域荒山,心靈馳騁於無我之境。良久我長噓了口氣,兀自詫異著天地遠近無不寂寞,了無聲息。樹鶯乍啼,而線條悄然成形,筆勢飄忽,紛紜舒捲;由原始的陶紋圖騰、部族家徽,乃至殷墟甲骨、青銅銘文、篆隸楷行草。墨色濃淡則是黃鶺鴒在幾個音節間就定矣,簡練單音,好似元畫裡「有意無意,若淡若疏」的筆墨興味,雖是至平、至淡,卻有所不能盡者。許多古典詩歌的情景不斷湧現,鳥囀風吟,若有輕重緩急、抑揚頓挫,流暢或滯澀、跌宕或躍昇。茫然間,我看到有人從長廊的另一頭來,眼底映著〈洛神賦〉的江水,也看到宓妃默坐,候著子建;但回頭卻是一片孤城萬仞山--我隻身登上玉門關的城堞,時間早已將那笛聲,送至關外的無垠大漠。

  往後我遂成為此地常客,盡享風檐展讀的雅趣,偶爾巧遇幾位亦好此道的孩子或同事,相顧莞爾,樂在其中。一名負責閱讀推廣的夥伴頗善造境,與視覺藝術科的同仁將長廊的一頭布置成行動教室,於是更多老師帶著孩子來聽課;廢棄課桌椅再製為展示架、鳥巢漂書箱,為天賦與知識提供棲身之所,落地黑板牆則或書或畫,再點綴著幾幅藍晒詩箋,也就壓倒廊外的青山綠意。正因線條有其飛昂沉歛,點的稀疏縱橫,年輪的枯濕榮衰,樹皮的皴皺嶙峋,就足以發言為詩、襯托氣質,從而不拘泥於自然景物本身的輪廓勾勒了。

  「生活在他方(La vie est d'ailleurs)。」十九世紀末法國詩人韓波如是說,凡事皆有其他可能。你聽,當教室被翻轉、眾生被滋潤後逐漸甦醒的嗤響:金石絲竹匏土革木、氫鋰鈉鉀銣銫砝……,眾聲喧嘩。直到夜幕低垂,復歸寂靜。你仰望熠熠繁星對我說道:「那就是教育的藍圖。」

活力甜甜圈--戶外展演空間
圖書室一景--輔導活動跨領域教學
創藝行動教室--110年獲教育部「美力磁場」金牌獎
社區共讀站--108年獲教育部「最美共讀站」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