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LOGO

班級經營--Light up 內斂弟

霧峰區霧峰國小林志興老師 03/26/2017 758 點閱

       班級中有活潑好動的學生,相對的,也有安靜不善於表達的學生,此類型稱之為「內斂弟」,但外在個性不多話,不代表內心一樣是如此。內斂弟的心裡常常是千迴百繞,光是要不要向老師反應,已猶豫很久,心理能量耗費不少,但可能最終還是未跟老師表達任何意見。在班上,內斂弟像隱形人一般,有時像好好先生,不敢為個人爭取權益。很多事不好意思講,很多行動不敢付諸實施,事後又有些反悔,認為自己總該有一些行動。但想著想著,因為別的事,又忘記了,反反覆覆,心中有時伴隨著矛盾的心態,只能回家向家長傾訴,家長有時怪其未在第一時間跟老師表示意見而錯失機會。

       因此,內斂弟第一個特徵是做事觀前顧後、猶豫不定,常常因為個性較為膽小,怕他人異樣眼光、怕人遭別人譏笑或指責,而怯於表達或行動,所以容易錯失良機。簡言之,內斂弟在人際互動上有相當大的困擾,但學校生活型態有時是家庭的延伸。如果內斂弟在家,家教甚嚴,家長常常透過制定相關規範加以限制其行為,孩子往往動輒則咎,慢慢的,孩子會失去主動去爭取或行動的力量。甚至,家長過於嚴苛的管理可能造成孩子在人際互動上的畏懼,這是一種行為的內化,透過家中被強制的行為而塑造的個性,成功的複製在班級裡。逐漸的,內斂弟對於教師或同儕較為嚴厲的語言或肢體動作也會產生恐懼,不舒服的情緒常放在心裡,又不好意思跟老師或同學傾訴,時間一久,事情常積壓心中,會影響上課的心情,甚而影響到課業成績。

       第二,由於內斂弟被視為班上的乖乖牌,可能容易遭受同儕霸凌,因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自然的,部份同學會視其是欺負的好對象。往往老師發現內斂弟不對勁時,他已遭受他人言語霸凌或關係霸凌已有一段時間,心中不舒服所累積的負面能量龐大。每次回家只跟父母哭訴,當父母又怪其未在當下爭取個人權益,內斂弟易產生悔恨交加的情緒,對其心靈的穩定相當不利。

       第三,班上的動態課程如涉及到分組,內斂弟可能會成為孤鳥,因為他不好意思找同學成為一組,同儕則視其較為孤僻,找他加入的意願也不高,最後可能要老師出手,直接編入某一組。校外教學亦是如此,教師需事先安排暗樁跟他同組,或者找尋對他較不威脅的同學納入同一組。老師這麼做,其實也是有苦衷的,內斂弟的母親有時會跟老師反應其在班上受到不當待遇,老師聽久了,自是相當困擾。教師乾脆在重要活動,學生需分組時,直接介入,已避免後續麻煩事情的產生。此外,老師與內斂弟互動需保持謹慎的態度,稍不留意,可能傷其幼小的心靈,當然事後該生母親在聯絡簿上的關切,又需費一番功夫加以解釋。

       最後,班上同儕因不易了解內斂弟的真實個性與想法,會覺得這個同學不好相處,相對的,其在班上的人緣較為不佳。有時亦易受同學的排擠,當然內斂弟的想法是,你們不願跟我往來,那我又何嘗願意與你們互動。雙方沒有交集下,內斂弟在班上的好友幾乎等於零。做任何事,均是獨自行動,說好聽是獨立,但某個角度是個性封閉,活在自己的世界,宛如老死不與他人往來。筆者觀察約半年,發現原因應是內斂弟為避免遭受他人傷害,而對每個人均保持高度戒心。如何處理,教師可採用下列措施:

1.提升對班上的貢獻

       首先,應提升內斂弟對班上的貢獻度,透過其對班上事務之協助,改變同學對其刻板印象,並增加其人緣。內斂弟雖與人相處保持且一定距離,導致同學對其不解,但因為忙於個人課業,不與他人往來,其課業上能維持相當不錯之水準。因此,教師可請內斂弟擔任學藝股長,負責班上作業的檢查,或幫助教師處理學校交代班上的相關文書作業。假以時日,業務更加熟悉後,可賦予其為首席學藝之稱呼,其目的在於透過辦理班級公務,半強迫促使其與師生互動。當然,其所承辦業務均在他的能力範圍內,時間一久,同儕亦可感受出內斂弟辦事的優點如細心、具責任感,或具有較高學科成績,並擔任小老師,協助老師指導同學課業。漸漸的,內斂弟透過個人行動修正,提升同學對其之評價。

2.增強與同儕之互動

       教師可以透過較為動態的課程做為媒介,引導內斂弟在自然的情境下與同儕互動,如教師帶領全班利用晨光時間或彈性時間推廣球類運動,一般而言,可推動籃球或躲避球。因為,這兩種球類運動較屬於團體性運動,教師可鼓勵內斂弟投入運動,在運動過程中,能和同學有所交流,經由比賽規則,更加適應團體生活。透過運動亦可增強個人體能與耐力,對身體相當有助益,同儕也可藉由運動過程更加認識內斂弟的真正個性,時間一久,當事人較為孤僻的個性,逐漸被過程中的笑聲,彼此切磋的球技所取代。運動習慣一旦養成,下課時間,內斂弟也會帶著球便往操場跑,甚至主動邀約其他同學參與。透過當事人與同儕彼此互約對方打球,逐漸降低對彼此的防衛心,使友誼更加堅固。

       另外,內斂弟家長的管教態度與模式也是教師需要注意的。老師應透過聯絡簿、電話與面對面的對談,主動提起孩子的改變,當然家長可能存在以往對孩子高標準要求的情況下,只會敘述孩子的缺點或未改善之處。老師應適度釋放孩子已進步的具體事實:如人際關係改善,主動邀約同學打球等,鼓勵家長對孩子的正向行為予以肯定與支持,勿雞蛋裡挑骨頭。畢竟當家長愈懂得欣賞孩子,並給予鼓舞,當事人個性上的焦慮,才能逐漸降低。試想孩子如每天面對母親不斷的嘮叨與要求,而不正視孩子努力的一面,可能內斂弟看到母親就會感到挫折或焦慮,如此,老師所付出的行動,效果便相當有限。

       最後,教師應樂觀面對孩子的進步,畢竟內斂弟個性養成以行之有年,有時老師也會發現,當事人對教師存有很大的戒心。認為教師採取行動對其另有目的,所以,教師如何獲取內斂弟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尤其當其一個人在班上是孤鳥時,他也非常擅長去觀察老師或同學的行為。因為如何使自己在班上非常安全,一向是內斂弟的重要目的,班級裡任何風吹草動,當事人均看在眼裡。因此,教師應展現個人誠意,透過發自心中的愛心及有策略的行動,漸進的讓內斂弟發現,老師非常樂意解決他的問題。當其願意伸出雙手與老師配合,教師整體的行動方具有意義,非只是個人唱獨角戲。內斂弟臉上的微笑、獨立辦好交代的事務與球場上和同儕熟悉互動的肢體動作說明,融入班上的生活,使其在學校的場域裡更加優游自在、樂在學習。

分享: